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老婆让我干她嫂嫂和姐姐

老婆让我干她嫂嫂和姐姐
本人是做海鲜批发生意的,是继承家业,在当地也算是行业中的中等水平,不算非常富有,但也算是富足,生活相对滋润。父母已经退休回家养老,偶尔帮忙做一些辅助工作,我已经挑起了生意的大梁。虽说我是生意上的当家,从采购、运输、发货......生意里里外外都是我亲自打点,我主外,老婆主内,是个全职太太,但是她比较强势,凡是涉及到资金的事务都由她管理,基本我不管钱,每个月也有8000-12000不等的零花钱(看生意情况和老婆心情)。我不抽烟,不打牌,偶尔和朋友喝点小酒,这些钱大多数都用在嫖和开房上。这些事情老婆也知道,由于她对性不热情,可以几乎算性冷淡,只对钱和打牌感兴趣。我老婆不算漂亮,但也身材匀称,皮肤也白,平时打扮也朴素干净,挺正常的一个人,别人根本看不出是个性冷淡的人。(尽管如此,我们目前已有一个7岁大的儿子,老婆正在怀第二胎。)她知道我对性的追求很执着,精力也旺盛,她既然满足不了我,就允许我出外面鬼混,她在家里事务尤其是经济方面非常强势,占主导地位,唯独这点就非常放得开,她跟我说过是不感兴趣所以不在乎,也表示是因为我赚的钱都给她管,毕竟她不能怠慢了我这个家里唯一的“赚钱机器”了。加上我除了这个“性”爱好也就没其他毛病了,所以风流快活的事情我就拿到了免死金牌一样,不玩真感情、不破坏家庭,任我怎么搞都行。平时休息时间,她打牌,我在外面喝酒寻欢,回家的时间基本不一致,我们很能在同时醒的状态在一张床上,所以偶尔做爱也是草草了事,对我来说毫无激情可言,她也会问我对性方面的一些事情,就当关心我,我就跟说我的“性”爱好,喜欢骚的,性感的,特别钟情双飞等等……但说着说着她就先睡着了。
经过前面的铺垫,下面开始进入此次经历的讲述。
       最近的疫情搞和一个多月都没有生意做,在家待着也憋得慌。我老婆还有牌打,我打发时间也就玩手机,就看看论坛看看文章,偶尔也下些片来看,但我不打飞机,我自从结婚以后就再也没有自己打飞机成功过,自己撸不出来,很难受。
       直到一周多前,政府宣布疫情应急响应级别从一级降到三级,渔民可以出海打鱼了,市场也开放了,我的生意就开始了。(我的老家就是海边小镇,要货都是从出海的亲戚朋友的渔船上直接要的,价格低,货源稳定。)船一靠岸,我和司机到码头直接从家里拉了一货车到市里的市场,我老婆开小车直接回市里召集生意伙伴,也就是她的大嫂和她的亲姐姐,(标题中的两女主角终于出场了)到市场等候我的货。她大嫂和姐姐与其说是生意伙伴,不如就说是我们的下线,主是我们的货到市场后,她们帮忙分销给各鱼贩,从中赚取差价。而老婆哥哥学历不高,在单位打杂领微薄工资,人憨厚老实,(虽说是哥,但他比我小2岁,老婆姐姐小4岁,我老婆是家里最小的,比我小6岁)他们有一个8岁的女儿。姐夫是个物流公司的业务主管,收入也不高,嗓门大,很轴,平时很少见面也没怎么交流,他们两家的经济来源主要是靠我给大嫂和姐姐的机会赚来的,可以说对我家是非常依赖和敬畏的。加上我老婆不仅在我家这边强势,在外家也很强势,哥嫂和姐姐都对我们唯唯诺诺,姐夫虽说没有多少交流,对我家也毕恭毕敬。
      嫂嫂是高中毕业,平时除了帮我倒腾点生意,就在家照顾外家老小,身材微胖,奶子很大,皮肤特别白,长相一般,但我觉得是挺性感的,说话虽带着农村少妇的一种土气,但举手投足还是比较有韵味的。有时在外家吃饭,都是她在忙活儿,虽说一家人在一个饭桌上吃饭,我也经常说“大嫂辛苦了”、“大嫂煮的菜好吃啊”等等的话来趁机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尤其是她那对豪乳,有时她从厨房端菜出来,我期待的眼神好像看着菜,但其实是在盯着她那双呼之欲出的巨乳,还一边假装说“哇,好菜来啦。”,时间长了,嫂子也发现我关注的焦点是她的奶子,也会下意识的和我对视一下,然后尴尬地转身。有时候给我盛饭的时候,我就装着很自然地双手伸过去接,顺势摸一下她肉肉的,白白的手。我感觉她是明白我心思,也没道破一直相安无事。但一直以来,我都对她的身体非常好奇,想一探究竟,想象她那对白花花的巨乳任我双手揉捏,微微翘起的双臀给我来个后进式,肉与肉的碰撞,“啪啪啪……”后来我也有把这些过程和想法和老婆说过,她听了后调皮地说:“呵呵,瞧你那点心思。”然后就把手伸进被子拍拍我硬梆梆的小弟弟说:“乖乖,听话睡觉,会有的。”,一直到那天的经历,我对嫂嫂还只是停留在幻想阶段。
      姐姐是大专毕业,和姐夫有一个4岁大的儿子,乖乖女,不灵活,做生意还是嫂嫂带着她才行,虽然比我老婆大2岁,但感觉她更像是我老婆的妹妹,经常被我老婆呼来唤去,也没有脾气,呆萌呆萌的,长相还过得去,身材瘦弱,没有嫂嫂性感,缺少一种骚劲儿。平时对这种类型的女人也没太在意。
那天拉一车海鲜,由于疫情没过,我的工人还没到岗,上货下货基本都是我和司机完成的,非常辛苦,很累。忙活完了以后,我开车拉着老婆、嫂嫂和姐姐到家里。大家都一身的鱼腥味儿,就轮流去洗澡。洗完简单吃了点外卖后,我就说我先去休息,她们在大厅对账。我城里的房子是越层的,在二楼的小平台上放着一套软沙发,我经常午休都在那里,可以听到一楼的讲话。有嫂嫂这个性感尤物在,我哪能睡得着,虽然很累,但她那对豪乳总让我垂涎。我从平台边上伸出头往下看,她们在算账也没注意到我,我的目光就盯着嫂嫂那对露出乳沟快要撑破上衣的美乳。小弟弟很自然的就硬了起来,自己在那边看边撸,也没撸出来,直到她们做完账,我就把身体收回来,躺在沙发上。算完账,我老婆就跟嫂嫂和姐姐说,复工后H城那条线我就没有工夫打理了,现在老二快出来,我也不方便,你们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帮帮我照顾这条线?嫂嫂就告诉我老婆,说她就在H城可以帮忙接货发货。我老婆说,好,做得好的话以后这条线就给他了,分成的话好说,都是自家人。她姐姐说,姐夫的物流公司可以接这种货,如果可以,就别请外面司机了,给姐夫增加点业绩。我老婆说没问题。
      聊完生意,她们就开始聊家长里短。突然我老婆话锋转移到我,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你们这个妹夫啊,人是挺好的,但你们也知道他的毛病,眼下娱乐场所还没开业,我现在也帮不上忙,真的是愁啊,我担心他会憋坏身子了,他可是咱家的顶梁柱啊。没办法,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大嫂你能不能帮下忙,帮他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嫂嫂听了反应是“啊?”的一声,停顿了几秒钟(我感觉她有抬头往平台这边看),然后就说:“这合适吗?”,姐姐一直没有吭声,我老婆就说:“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自家人,我不会介意的。”犹豫好久,可能是在迫于我老婆的强势,也担心以后生意没得做,沉默一段时间后嫂嫂说:“那妹夫他?”,我老婆说:“你不是会按摩吗?你借口先给他按摩一下,我一会儿上去和她说。”“好吧。”说完嫂嫂就上了一趟洗手间就上楼来,蹲在沙发边上,我装做睡着了,她轻轻地摇了摇我,说:“妹夫,你辛苦了,我给按摩放松放松吧。”我假装迷迷糊糊地应到:“嗯嗯,哦哦。”嫂嫂拉着我的手说:“来吧,到床上,会舒服点。”,她刚洗完手,不是完全干,但还是感觉到肉肉的软软的,很舒服,我的小弟弟又硬了。
      我一开始趴在床上,假装睡觉,给嫂嫂帮我按背,手法相当的好,按得我很舒服,有点情不自禁地叫出来的感觉,这期间嫂嫂也没说话,一直认真地在按。她让我翻身,当按到大腿内侧的时候,我的小弟弟又再次出响战斗的号角,嫂嫂看到“呵呵。”一笑,说:“妹夫你表错情咯,我可不是你老婆,呵呵。”我尴尬地傻笑:“哈哈哈。”没过多久,老婆推门进来,坐在床边说:“老公,舒服吧?”我回答:“舒服,嫂嫂的手法真好。”老婆又说:“那就让嫂嫂帮你更舒服吧。”我明白她的意思,可是我装傻地问:“啊?这样什么情况?”老婆又调皮地拍拍我硬梆梆的小弟弟说:“得了,你不就是一直想着嫂子的身体吗?好好享受吧,呵呵。”说完她起身就往屋外走,我用带着惊讶和喜悦的眼光目送老婆出门,没说什么。老婆关上门后,嫂嫂立马双脚跨在我身上,屁股一坐坐到我小弟上,她用手指推了我的脸一下说:“死样,平时就盯着人家看,早就知道你有这心思了。”我说:“是啊,嫂嫂,看破不说破哈。”嫂嫂又说道:“其实我也想要你,嘻嘻。”我一把把她身子一拉,压在我身上,此时她的酥乳贴在我胸口已经感觉很有份量了,我嘴巴贴到她嘴巴,舌头就伸到她嘴巴里,她也很配合张开嘴任由我的舌头在她嘴里来回翻转,有时她也伸舌头到我嘴里,可以感觉得到这种女人特有一种女性荷尔蒙的味道,说不出的一种香味,有点甜。舌吻了一阵,嫂嫂坐起来,开始脱上衣,我期待已久的美乳即将露出庐山真面目了,此刻我无比激动。她的胸罩是在前面开的,当她解开的那一刻,那巨大的双乳“duang” 的弹出来,果然跟我想象的着不多,又大又白,乳头和乳晕有点大,但不黑,有比较粉。我两只手一把抓过去,(真的是一手难以掌握)开始疯狂的揉捏了一阵,然后挺起身子把脸贴上去,一顿搓和吮吸,还说:“啊,终于吃到嫂嫂的奶子了。”,她一边任由我吮吸还一边发出“”啊……啊“的声音,一时让我欲罢不能。嫂子开始俯下身,脱我的裤子,我的小弟也是”duang“ 的弹了出来,她倒吸一口气”啊……好大。“就开始上下舔棒棒,吸蛋蛋,吸喇叭……我也不时发出”啊……啊“的声音,说实话,想不到口活这么好,搞得差点射口爆出来。
      这时,有人敲门,我问:“谁?“,没等回应已经推门进屋了,嫂嫂下意识缩卷身子在一边,我把裤子一盖盖我俩身体,那人走近一看,原来是老婆姐姐,我说:”哦,姐姐是你啊,有事吗?“,姐姐眼睛一眨一眨地说:“你们不用紧张,继续玩,老妹儿说妹夫喜欢双飞,让我也进来一起玩,我就来了。”,哎哟喂,真的是呆萌得可爱。心想不是作梦吧?缓过神后,我心里此时无限感激老婆大人,真的值得我赚钱给她花。听姐姐这么一说,我们也放开了。我掀开被子,嫂嫂也没说什么,会心的一笑,就继续为我口活儿。姐姐也是开山见山,直接把衣服全部脱了,果然瘦,精瘦精瘦的,还有小黑,奶子不大,目测只有B,但还算坚挺,B毛很浓密。她走过来坐在床边问我:“妹夫,要我怎么做你就说,我可没大嫂有经验哦。嘻嘻。”我一把搂住她,开始亲吻嘴巴,接吻功夫真的不行,就噘着嘴让我亲,牙齿还紧咬住,不让我的舌头进去。我就说:“姐姐可不乖哦,要张开嘴哦。”她急忙说:“哦,好的。”就开始慢慢地配合,就这样一边调教姐姐接吻,一边享受嫂嫂在下面一边吹着,慢慢感觉亲吻好了起来,但感觉不如嫂嫂的好,也没有那种香味。边亲吻边开始用手试探她的奶子,一开始她还反感地一下缩回去,说痒。但在我温柔挑拨和嘴巴的加持下,她也慢慢开始适合。但摸了一会儿,感觉没有大嫂的爽,就叫姐姐舔我的奶头,她也很配合,开始舔,但舔得不舒服,磨得痛,也没让她继续舔了,就让屁股对着我跨在我身上,好让我对她小B一探究竟。B毛浓密,阴唇也有点发黑,但看起来还算紧的。看不是我喜欢舔的那种,也就放弃去舔B的打算。(本人有舔B的爱好,但前提是要干净的,不黑的。)就只用手去挑弄,干干的,手指还不好插进去,就一个劲儿的喊疼。这时,嫂嫂停止了口活,起身准备脱裤子。当她脱得一丝不挂的时候,我一看她下体,B毛稀少,哇,难得的馒头B。她抽了张床头柜上的湿巾擦了擦我的小弟说:“妹夫,我受不了了,我要上来咯。”我一看她这么美的B,我说慢着,让她俩互换了位置,姐姐口我,我口嫂嫂。姐姐的口活也不咋滴,还有齿感,我就让她用手撸嘴巴舔蛋就好了。我就开始用嘴巴品味着嫂嫂的嫩B,用舌头从B到屁眼来回舔,再用手掰开她的B舔完大阴唇舔小阴唇,在我舌头高频率地挑弄之下,嫂嫂的B流了好多水,有点涩涩的,但没有膻味,味道好极了。我爽得快到极点,差点被姐姐撸出来。
      我马上喊停止,起身准备开干,嫂嫂主动说:“好妹夫,先干我吧,我顶不住了。”看着她那渴望的眼神,顿时有了成就感,自信感大增。我伸手去拉床头柜抽屉准备拿TT,嫂嫂说不用拿了,让我舒服点,后面她们会处理的。我就摆好架势,让嫂嫂躺下,也让姐姐躺在旁边自己扣B。嫂嫂双脚弯曲,微微抬起,等待我的进入,我认真欣赏了一下嫂嫂美丽的胴体,上面是一双威武豪壮的巨乳,下是肥嫩肥嫩的香B,哇!简直养眼。我迫不及待地把我的大鸟往嫂嫂的B里送,由于出了好多水,很容易就进入了,在她水滑而温暖的B里抽送了几十回合,嫂嫂的声音随着我抽插的节奏跌宕起伏,声音让人听起来感觉骨头都酥了,骚气,又很自然,让我有一种征服女人的成就感。我说换姐姐一下哈,嫂嫂点了点头。我从嫂嫂的B里拔出大鸟准备探试姐姐的黑B,姐姐说让我慢点,你那里太大,我怕痛。我说没事,会很温柔的。姐姐的B有点干,我用手扶住大鸟,摆弄了一会儿才插进去,一开始抽插几下还是干,她“啊,啊,啊……”地一个劲喊疼,我的龟头也摩擦得有点痛。于是我就放缓节奏,姐姐的B也慢慢地有了水,我就放肆地猛插,嫂嫂也很自觉地跪在旁边一会儿和我亲嘴,一会儿吸我的奶头,好爽快!姐姐的叫喊声也从痛苦变成了舒服,她的呻吟声很僵硬,没有嫂嫂的好听。没过一会儿,我感觉要到发射时间了。这么重要的时刻当然要留给相对舒服的嫂嫂的B。我就让嫂嫂趴在床上,我站在地板,准备来个我平时意淫她的后进式,我让姐姐跪在旁边,让她一手摸嫂嫂的奶,一手挑弄我奶头,一边和我舌吻,我双手抓嫂嫂的白臀,大鸟在她仙洞的B里抽插,在十几个回合里成功发射了。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完事后,我左拥右抱着她俩一起睡觉,由于都很累了,我们都很快入睡,嫂嫂也让我的精液在她的体内待到了睡醒。
      我们睡了快到天黑的时候,老婆敲门进来说,Q姨(我家保姆)备好菜了,我们吃火锅吧,你们都辛苦了,犒劳一下你们,嘻嘻。然后我们起床洗了洗就开始吃火锅。吃饭间我还叮嘱嫂嫂要记得去买药吃,她还打趣地说,怕什么,生出孩子孩子都是家人,又不是外人。她这一说惹得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这么有说有笑地吃了一顿火锅。最后,我准备出门开车送嫂嫂和姐姐走的时候,老婆看出了我的不舍,她劝我说:“老公,晚了,嫂嫂和姐姐要回去,待久了不好,她们还有小孩要照顾,你安心做好家的生意,下次还有机会的。”我点了点头,嫂嫂也是会心的一笑,姐姐调皮的冲我做了个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