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冰冻三尺非一日寒,超级骚货背后必有一串渣男

冰冻三尺非一日寒,超级骚货背后必有一串渣男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女人变成骚货也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成的,每一个骚货背后都有一连串的男人和刺激经历。我同学的女友,超级骚货赵思敏自从上了大学就有很多关于她的传言。以前我对此就是一个看热闹的心态,直到我把她搞定了才发现很多传言还真不是空穴来风,真的有女人可以骚到男人想不到的程度。
        就从头说起吧,刚上大一的时候,她男朋友还是高中时候的,只不过她男朋友没考来北京,去了石家庄,每周都从石家庄坐火车来北京看她,当然也是为了操她。不过北京毕竟是个大城市,灯红酒绿花花世界,对她这样从县城考来的小姑娘吸引力远比石家庄大多了。赵思敏那姣好的相貌,甜美的声音和大方的性格自然也被大学里的男生盯上了。大一下学期,赵思敏和高中男友分手了,当时就有传言说她为了别的男人把高中的男朋友踹了,还给高中男友戴绿帽子。这个事我问过她,到底怎么回事。赵思敏倒是挺无奈的,她说她知道这个传言,也不知道是谁给她传的。不过确实她踹了高中男友,但并不是为了别的男人,也没给他戴绿帽子,那时候她还是比较保守的。当时他俩算是异地恋吧,每周才见一次,时间久了,自然矛盾越来越多激情越来越少。有一次,他来北京看她,两个人开房亲热。做完了她还挺高兴的,就在床上唱歌,就是轻声哼哼着唱。她那高中男友不知道是累了还是烦了,就不让她哼哼歌,结果两个人就吵起来了。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吵到厉害的时候他一怒之下打了她一巴掌,还把她从床上推下去了。这下她算是对他死心了,穿上衣服就跑去网吧了,因为学校宿舍有门禁已经关门了。她说她当时穿衣服的时候故意穿的挺慢的,还时不时的看着他,心想他会不会主动认错,哪怕不认错,就是拦住她不让她走,也算他有心了,结果他就躺床上装睡,弄得她特别伤心。此后两个人就渐渐疏远了,最后她打电话和他分的手。我问赵思敏那高中男友以后有没有再找你。她说没有。不过我是不太相信,毕竟男女朋友一场嘛,不迷恋她的人,总会迷恋她的身体嘛。后来我趁操她的时候再三询问又问出了一些情况。当时她和高中男友电话分手后,两个人就没再联系。大概过了一个多月吧,突然他给她打电话,一连打了好几个,她犹豫了好久才接。电话里他主动承认错误,好言好语劝她回心转意,但她一点也不信他,只是说不想再见他了。最后他痛哭流涕的求她,说不求复合,只求能让他再见见她。思前想后,赵思敏最后还是心软了,答应去石家庄看他,因为之前她很少去石家庄看他,而且她并不想和他复合,所以不想让他再出现在自己学校了。到了石家庄,他对她的态度那是特别好了,带着她吃喝玩乐了一圈,把她哄得挺好,哄着哄着又把她哄到床上去了。赵思敏说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在床上是特别猛,从周六晚上开始,到周日晚上整整一天两个人都没出屋,除了睡觉吃饭,就是一直在干,干了得有8,9次吧。我猜那哥们可能是吃药了。赵思敏也说不太正常,以前没这么厉害过,那次就是特别猛,不停地干。一开始还带套,后来套套用完了就直接干直接射。她当时是被操的不行了,那时她也没有太多经验,第一次被这么猛的操,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到最后逼逼都肿了,两条腿自己都抬不起来。她说当时把她操的都有点回心转意了,他要是当场提复合估计就答应了。不过奇怪的是,他一直没再提复合的事。周一早上最后又操了她一次,然后把她送上火车,此后就再也没联系过她。她作为女生不好意思主动去找他,再加上大学里不缺男生追她,慢慢就把他遗忘了。
        女人都有倾诉的欲望,对于骚货来说,其实她更有倾诉的欲望,因为有些事情她没法向亲朋好友倾诉。一旦你在身体上征服了骚货,你便掌握了打开她内心的钥匙,只要你有心,她内心那点秘密你就很容易知道。关于赵思敏有个特别离谱的传言,有人说她在学校图书馆被人轮奸过。对于这个传言我是不信的,一是大学里轮奸这种事还是太少见了,毕竟都是学生,又不是混混,哪有那么大胆子。第二,我们学校那个图书馆的环境也不太允许。总共三层楼的图书馆集中了自习室,阅览室和活动室,人流量很大,从早到晚都是人,再加上有很多摄像头。别说轮奸了,就是想偷偷在里面做爱都没什么环境,还不如去教学楼找个无人教室呢。但是传言这种东西,或多或少都是有点根据的。我后来边操边问,她还真承认在图书馆里被操过,而且不止一次,不止一人。那时大三时候,她正和一个姓吴的男同学打得火热。这个吴同学家境一般,但是人有点帅,个子也比较高,所以身边从来不缺女生,赵思敏和他搞到一起也是很正常的。赵思敏直言不讳的说这姓吴的就是个变态,平时对女生挺好的,会泡女生,但也挺会玩弄女生的,而且特别喜欢野战。她俩搞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把校园里能操的地方都操过了,教室,楼道,厕所,假山,实验楼后(正是我当初操初恋的地方,也算是一种缘分吧),小树林等等。至于图书馆,是在三楼的一个库房里。当时吴同学正好在图书馆当三助,他有库房的钥匙。那个库房里一大半是各种年老的没人看的旧书,一小半是破旧的书架桌椅之类的,平时很少有老师来,学生没钥匙更是进不来。唯一的缺点是这个库房是以前的阅览室改的,所以它的门是那种大玻璃门,在门口就能看见几乎整个库房里面的情况,只有堆放破旧桌椅那个角落是看不见的。这个角落就成了吴同学的泄欲之地,经常带着女生来此发泄。赵思敏第一次被他带进库房的时候是很紧张的,虽然她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环境还是让她很紧张。再三确认从门口看不见这个角落,她才同意让他操,还不敢把衣服都脱了,只是撩起裙子,趴在椅子上撅着屁股让他操。不过一回生二回熟,多来几次女人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那时候正是夏天,库房里没有空调,干久了容易出汗,后来她索性就脱光了让他干。有时是他坐在椅子上,她坐在鸡巴上自己动。有时她躺在桌子上,他在桌边抓着腿操她。有时铺一些旧报纸旧杂志在地上,就地开干。直到后来有一次,那天吴同学带着她又来到库房,非要让她带上眼罩蒙着眼干。之前他们也蒙着眼干过,不过在库房里还没这么干过。她当时觉得他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就同意了。她蒙着眼睛,光着身子,扶着桌子,撅着屁股让吴同学操着。正操在兴头上,忽然她感到身后的男人突然不动了,然后把鸡巴抽了出去。她正爽着,自然是扭着屁股,求吴同学赶紧插进来。吴同学答应了一声,然后赵思敏就感到下身再度被撑满了。然而刚动了几下,她就感觉出不对,动作节奏和肉体接触的感觉都不对,肯定不是吴同学了。她一下子就叫了起来,问是谁,一边伸手去推后面的人一边伸手去摘眼罩。可是她刚一伸手,双手就都被吴同学抓住了。吴同学把她的手抓在一起,按在桌子上,一个劲的在她耳边说别怕,朋友。赵思敏说她当时是又害怕又生气,但又不太敢大声叫喊,只能轻叫着放开,不要,同时扭动着身子反抗身后男人的抽插。但是她身后的男人力气很大,把她顶在桌子边上,她也挣扎不开,而上半身被吴同学压在桌子上也是难以挣脱。这时候吴同学一个劲安抚她,让她不要挣扎,说是朋友,没事的。她问是谁。吴同学说是他舍友,别怕,已经戴套了。听到这话,赵思敏稍微心安了一点,再加上挣扎半天也没啥力气了,就索性让后边的人操吧。没想到后面的人还挺给力的,鸡巴很粗,操的她很舒服,她也就彻底放弃抵抗了。吴同学看她不再抵抗,反而享受起来,也就松开了她的手,将自己的鸡巴送到她嘴边。当时那种环境下,赵思敏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主动就含住吴同学鸡巴。这是她第一次被两个人前后夹击,虽然还有些生气,但是身体也开始享受起这种刺激感。过了一会,她感到后面的人节奏明显加快了,估计是要射了,她又担心起来,怕他没带套。紧张又担心的心情在加上身后男人猛烈的冲刺,她的身体突然不停地抖起来,她下意识地大声叫了出来,吓得吴同学马上捂住她的嘴。这一捂嘴让她感到有点上不来气,后面男人的抽插也到了最后最猛的阶段,一股强烈的窒息感让她身体不停地颤抖,前所未有的巨大快感从下身爆炸开来。快感过后,她一下子就瘫软在桌子上,两腿像面条一样毫无力气。她说她从来没体会那种感觉,头晕目眩又神清气爽,四肢无力又格外舒服,就好像成仙了一样。此时她也没力气去追究到底谁干她了。等她缓过劲来,摘掉面罩,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一个装着精液的套套。她问吴同学到底怎么回事。吴同学说他之前操了他的女人,就让他操自己的女人,算是扯平了。还说不用担心,都是朋友,身体没问题。虽然吴同学又是安慰又是哄的,不过赵思敏还是很生气,后来就不和吴同学往来了。她说再弄下去,不知道他还会干出什么事来。后来可能是这个吴同学故意散播流言,或者他室友不小心传出去的,这事就成了在图书馆里轮奸了。
        赵思敏平时也挺喜欢吃喝玩乐的,经常去酒吧KTV之类的地方。有传言说她经常在酒吧里勾引男人。对此她主动带我去了酒吧,也是我第一次进酒吧。她说她这样的女人在酒吧还需要主动勾引么。果然,就算我和她坐一起,坐在她对面,还是有男人过来搭讪。说实话我有点生气,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她倒是挺淡定的,笑着说你知道了吧,等到后半夜更厉害。我问怎么厉害。她说不急,到了你就知道了。这酒吧里人不太多,也就坐了一半的人吧。我俩就边吃边聊,到了凌晨一点多吧,我俩也喝点有点到位了。我正盘算着是不是该去开房了,忽然她站起来去了厕所,很快,她就回来了。我还想问你怎么上厕所这么快。她直接拉起我的手往厕所走。刚一进厕所,我就隐约听到一阵诱人的呻吟声和啪啪声。这酒吧的厕所是男女共用的,三个独立隔间挨着,隔间是全封闭的,上下都没有缝隙不过看来隔音不是很好。我靠近隔间门听了一下,声音应该是最里面的隔间传出来的。我用眼神示意她过来一起听,她却用手示意我去旁边的隔间。我轻轻的打开隔壁隔间的门,和她一起进了隔间。然而那门质量不行,关门的时候还是发出了很响的声音。隔壁的声音一下子就停了。我和赵思敏小心的把耳朵贴在隔断上仔细听。过了一会,隔壁可能是觉得没人了,又开始发出激情的声音,不过比之前小了不少,明显的压低了。我俩所在的隔间并不大,我俩都贴在一边隔断上,更是显得很局促,两个人的鼻子几乎都碰到一起,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在酒精和声音的刺激下,还彼此离得这么近,我俩自然也欲望高涨起来。我伸手在她身上摸起来,并示意她帮我解裤子。她伸手帮我解开裤子,露出鸡巴,但并没有亲上去,而是直接给我带上套子,然后自己脱掉了自己的短裤。我一看她这也是忍不住了,那还等什么。我后退一步,将她拉过来,背对着我按在隔断上,扶着她的屁股,鸡巴从下往上一顶便操弄起来。不知是场景的刺激,还是酒精的作用,刚一插进去,她便叫出声来。我感到隔壁一下子就停了下来,不过我并没有停,反而加大力度啪啪啪的操起来。片刻之后隔壁发出一阵男女混合笑声,碰撞声和呻吟声也再度响起,明显大了不少。于是隔着一块木板,两对淫荡的男女各自操弄起来。没想到隔壁男人实力还挺强,这么刺激的环境下还坚持了好久。最后我们差不多是同时完事。然而这下又尴尬了,到底谁先开门出去呢。还是隔壁的男人有经验,按了一下冲水,然后咳嗽一声便打开了门出去了。等他们都出去了,我和赵思敏才出来。我还特意跑到隔壁隔间看了一下,垃圾桶里并没有套套,不知道是没用还是冲掉了。从厕所出来回到原来的桌子,我一路眼神扫来扫去,忽然和一个角落里的男人目光对上了,男人冲我一笑,看来刚才就是他了。我扫了一眼他对面的女人,看起来比赵思敏还年轻一些,估计也是学生吧。而他就老多了,估计得有40了,看来是宝刀不老啊。于是我向他投去敬佩和赞许的眼神,他也举杯向我示意了一下,倒是弄得两个女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我还很感兴趣的一个事就是同学和我借房子那七天,他们是干的多有激情,以至于连累我被隔壁的老公另眼相看了。我问她我那同学厉不厉害。她说挺厉害的,她看中它就是觉得他身体不错。我说那肯定的,他爱运动,看着就壮实,肯定厉害。她也表示同意,还说没想到我这么瘦也挺能干的。当时她找他就是想趁着毕业时候好好享受享受。而他也算不负所望,把她干的很爽。最厉害的是他站在地上,只用胳膊抱着她操,她说这样被操感觉特别羞耻,有被男人征服的感觉,插得也很深,特别兴奋。我说那就是你们太兴奋了,让隔壁受不了了。她说反正他们只是临时借房子,又不住在这,自然无所谓,随便玩随便叫呗。我苦笑说,你们连累我都被邻居提防了。她听了哈哈大笑,说那是对不起了,不过你现在不是草回来了么。也算补偿你了。说实话,我还是挺佩服我这同学的,我觉得他们算是真爱了。最后能修成正果也是一种缘分吧。所以我在她结婚以后就再没打扰她了,希望他们能一直走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