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炮友被强奸的往事

炮友被强奸的往事
        上个月和一个炮友开房,一边啪啪啪一边看片助兴。恰好播到一个强奸片,看起来比较真实的那种,我当时是越看越兴奋,一边操她一边说要找几个男人强奸她,问她爽不爽,喜不喜欢。没想到这一问把她问生气了,表情一下就阴沉了,动作也不配合了。我一看不对劲,赶紧哄了哄,又卖力把她操到高潮,这才缓和了点。等完事了,两个人搂着聊天,我就问她刚才怎么了。她寻思了一会才和我说,她以前是真被强奸过。还被不同的人强奸了两次。
         第一次是她19岁那年,她和同村的老乡出来打工,在一个小饭店当服务员。她个子不高,有点肉肉,但是胸很大很挺,C杯。她的同事和老板也经常和她开一些荤笑话,弄的她挺不好意思的,但是好在还没有什么太出格的举动。后来有一天,老板的一个远亲弟弟从老家过来投靠老板。这弟弟25岁,当过兵,退伍以后游手好闲,说是来北京打拼,其实是在家里混黑道砍伤了了人,跑到老板这边来躲风头的。他来了以后,整天吊儿郎当的,也不干活,大家也不敢惹他,就当看不见他。他来了第三天的晚上,我这炮友下班准备回家,刚从店里走出来不远就被他拦住了。就说要请她吃烧烤,让她陪他一会。她内心肯定是不想的,但是又不敢得罪他,就答应陪他吃烧烤。她跟着他走,结果并没有去烧烤摊,而是到了他临时租的房子。炮友一看不对,就想走,但是已经晚了。那哥们直接掏出一把尖刀,逼着她,不让她出声,然后就把她往屋里拖。进了屋,关上门,就逼着炮友脱衣服。炮友不从,他就拿刀在炮友胳膊上划了一刀。这下炮友吓坏了,不敢出声也不敢反抗,就任凭他祸害了。他也不客气,直接把炮友扒光了就开操,一个小时里操了炮友两次,还都射进去了。我问她当时什么感觉。她说当时她吓得不行,根本没什么舒服的感觉,就是觉得疼觉得麻,觉得他鸡巴很硬,再就是感觉他很脏,自己身子也被脏了。他草完了,就放炮友走了,临走时威胁炮友要是说出去就把她家人都杀了,再把她卖到南方当小姐去。炮友吓坏了,不敢告诉别人,第二天请假没去上班,在宿舍偷偷的哭了一天。第三天去上班发现这哥们还在,都没有要跑的意思,她就更害怕更不敢说出来了。等到被强奸后的第四天,炮友一边上班一边正考虑要不要辞职走人的时候。没想到这哥们大白天就来找她,把她约到饭店后面的仓库里。进了仓库,这哥们就抱住她开始乱亲乱摸,她不知道他带没带刀,也不敢反抗。哥们越来越大胆,自己脱裤子让她舔鸡巴,她就帮他舔。舔了一会,他找了一个破凳子,坐在上面,然后扒下她的裤子,让她自己坐到鸡巴上来,就这样面对面的抱着操她。我问她你怎么那么听话。她说她也不知道,当时整个人都吓傻了,除了听话,脑子里没有别的想法。在仓库里坐着操,然后又换成后入式干她。快射的时候她求他不要射在里面,怕怀孕。他听了直接把她转过来,射在了她嘴里和脸上,然后逼着她吃下去了。炮友说那是她第一次被男人射在嘴里,第一次吃男人精液。虽然她17岁就和男友破处了,但是还没吃过精液。那味道特别刺激,而且她觉得特别脏,给她恶心坏了,晚饭都吃不下。可能是第一次印象深刻,现在回想起来,她说那哥们的精液味道是她吃过的里面最浓的。这哥们在饭店前前后后一共呆了两周,后来又干了她两次,再后来有一天突然就消失不见了。问老板,老板也说不知道,估计是又跑到哪里去了。炮友说幸好他走了,要不然估计她得被逼疯了。
        第二次是她26岁时候,那时候她已经结婚4年了,生了个儿子。09年那时候正是夏天,北京南三环那边一大片平房正在拆迁。她在商场卖服装,晚上10点多从商场下班回家。她说这次出事也怪自己太大意了。当时她着急回家见儿子,也没多想,就从一片拆迁工地的旁边抄近路回家。白天这边经常有人抄近路走,但是晚上那边就没啥人也没啥灯,剩下的都是等待拆迁的空房子。她那天穿的T恤加小短裤,露的大白腿,比较运动风。正走到工地中间时候,突然从旁边出来两个人,民工打扮,外地口音,就叫她。她也不敢答应,连忙快走。这时候前面又出来一个人,一把拦住她,她刚要叫,就被捂住嘴巴,然后三个人一起围着她,把她拖到附近的一间空房子里。房子里面也没啥东西,就剩下几件破家具,有一个沙发还有一个旧床垫子。一进屋,她就跪在地上求他们放过,说可以给钱,说家里还有孩子,求他们不要伤害她。炮友说她那时候心里想的都是孩子,自己吃点亏没事,只要自己平安回去,还能照顾孩子就好。她跪地求饶的时候,其中一个年轻点的民工,看起来30左右吧,忍不住了,直接掏出鸡巴来就让炮友舔。炮友也不敢怠慢,虽然味道很大,还是努力的给他舔。这时候炮友已经很有经验了,口交技术也比以前好多了,舔的民工很舒服。被舔的民工就用方言骂她,她听不懂,但感觉就是说她骚说她比小姐还会舔。另两个民工也忍不住了,一起上来,在她身乱摸乱亲,几下就把她衣服都扒光了。被舔的那个心也急,舔了一会就迫不及待的要插她。三个人把她抱到旧床垫上,被舔那个抓起她的腿往肩膀上一架就插进去操她。另两个就在旁边玩她奶子。她说那个民工鸡巴挺硬的挺粗的,干的也有劲,就是时间不行。也就干了几分钟,她刚有点感觉那人就射了。然后旁边一个年纪大点的民工接着又插进来干她。炮友说这个人比之前那个会干,之前那个就知道猛插。这个鸡巴没有之前的厉害,但是干的时间长,干的她也有感觉。她也不自觉的叫出声音来。等这个人射出来,最后一个人马上又插进来了,一边插她一边还骂她,说她骚,问她是不是小姐。炮友不回答他,他就狠狠地操,特别用力,操的炮友叫出声来。炮友说当时她已经被他操到高潮了,不过她忍着不表现出来,因为她觉得被强奸到高潮太丢人了。等他操完射完,第一个那个年轻的民工又硬了,这次让她跪在床垫上,后入的姿势操她。这一次他的时间就久了,加上他鸡巴又粗又硬,炮友也被他干高潮了。三个男人操了她快一个小时,在她体内射了4次,精液从逼里直往外流,还好她已经带了环。他们走的时候又威胁她不让她说出去,还把她钱包里的几百块钱都拿走了。炮友说她收拾了一下,穿上衣服,这时候才发现她的鞋还没脱,一直穿着,看来这三个民工也够着急的。等她回到家,都12点多了,老公和孩子都睡了。她看着老公睡的死死的,心里特别伤心,就自己去浴室悄悄洗干净了身体。炮友说我这么晚没回家,他也不说打个电话或者出来找找,一瞬间就对老公死心了。后来她出轨也没有什么愧疚之心,她觉得她老公也不爱她,也不管她,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