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朋友移民国外 送我一堆家具和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炮友

朋友移民国外 送我一堆家具和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炮友
以前只听说过送人东西,没听说过送人的,前一段时间我就遇到这么个猎奇的事情。事情是这样的,我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L要出国了,他临走之前就送了我一些家具和一个调教得非常好的py。要说起这个py我们叫她小小,因为她身材非常小巧玲珑,身高大约也就刚刚150出头,看样子跟个高中生似的。当年L是在一个洗浴中心发现的小小,原本她只是给人做按摩的,但是L通过不懈努力最终在洗浴中心里把她给上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占有了小小的身体和心灵让她千依百顺,最终还让她从良。就连小小后来结婚选老公都是经过L筛选的,本来有个土澳移民想要带小小走,L没同意最终让小小选择了现在的老公,具体干什么的我不清楚,但是是那种上几天白班就要上一天夜班那种。这样比较方便随传随到,到现在小小的儿子也已经上幼儿园了。
我和小小第一次见面是前几年跟L去一个保护区公园爬山,然后他叫上了小小和她另外一个朋友,当时她们两人都抱着孩子推着车。爬完山我们就准备去吃饭,结果另外一个女孩的老公打电话来她就回去了。小小有点不好意思就让我们去她家里吃饭。她先上去,然后我跟L上去。随便弄了几个菜吃了饭,然后她哄睡了孩子就跟L进房间去了。我在外面等了一会儿L出来叫我快点进去。
其实我当时内心是拒绝的,毕竟我对3p没有特别的爱好,很不习惯在另一个人面前操女人,如果是小小的那个朋友没走我们各玩各的我还可以接受。但是又想总不能他们在里面玩耍我晾在一旁尴尬吧?行吧,那我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小小在里面已经脱了个干净,然后她趴着一边给我口,一边让L在后面插她。但是这样一来我就得跟L面对面让我心里觉得不适。我换了个方向躺下让小小在我上面摇晃,因为她现在还在哺乳期胸的尺寸就不谈了。我在下面吸她的奶,L在后面则把她插得要散架了。这时尴尬的一幕发生了,L把弟弟拔出来的时候射了,而我正好在小小身下没注意到,直接射我眼睛上了。我当时只觉得有点恶心,赶紧去厕所洗脸。我跟小小第一次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
然后过了几年我跟她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直到前一阵我去L家里搬他送给我的家具,晚上我们一起吃饭他才说起出去之后觉得小小放了有点可惜说不如给我吧。我当时还有点吃惊,虽然我知道他把小小调教得很好,但是心里还是有疑问,她能答应吗?我表示了我的疑惑L就说只要你愿意就没问题,然后马上给小小打了个电话说我把你送个XX了,以后你要听他的话。然后推送了我们的微信让我们加上。再详细的介绍了一下小小的情况。我当时听得一愣一愣的,感觉有点震碎三观。我记得以前良家区不是有个文章嘛,就是说有一哥们儿跟一个美女结婚十年才发现自己老婆是母狗什么的。我当时就觉得小小跟那个差不多了,只是没那么戏剧化而已。小小和L还是情人关系不是从属关系,但是小小对L的顺从已经够得上半个奴隶了。这引起了我的好奇,抱着这种心态我决定一探究竟去长长见识。
过了几天我主动给小小发了微信约什么时候单独见个面,她爽快答应说任何时候都行。我就说那就现在吧。然后我在她家附近开了个房让她请了假直接过来。她过来看到我还很高兴笑了笑说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哦,然后自己去洗澡,出来之后就帮我脱衣服开始舔我的全身。她的身材是那种小巧玲珑型让人看了就恨不得把蛋都塞进去狠狠操她那种,即使当母亲这么久身材也没有变化。我可以把她抱起来用各种我喜欢的姿势抽插她,而且这次我跟她是一对一的单独操比,我完全没有了心理负担只想尽情蹂躏她。她也尽其所能的配合我,浪荡的叫声对面街都能听到。她中途还问我要不要射在里面,我想着第一次就这样不太好,然后她就主动含住我的弟弟让我口爆她,之后一滴不剩的吞了,最后还用舌头给我把蛋都舔了干净。
完事之后我想起她以前是做按摩的就趴在床上让她给我按摩一会儿恢复精力。顺便跟她聊天加深认识。跟她聊天我算是对她的过去有了初步的了解,感觉她就是一个特别缺爱的人。以前生活得没有什么目标就浑浑噩噩,然后L成了她的感情寄托她觉得自己离不开他,或者说是离开了他就什么也不是了。在他们一起的这几年里她可以说是完全不要求任何东西,只要偶尔L愿意来操她,她就感到非常满足。还说起L对她太好了,出国之前怕自己孤单还把我介绍给了她,说她以后愿意满足我的任何要求。反正我是越听越觉得奇葩,但是想想这个世界也不缺奇怪的事,这算什么。
说起来我倒是有一个对我千依百顺可以满足我任何要求的情人,但是那种满足不是无条件的而是那种对我的包容和爱吧。而小小给我的感觉则是一个修炼成人的充气娃娃完全就是不带感情无条件的顺从。不过我那个情人已经50多,而眼前的小小才20出头,虽说她长相算不了上乘但还是很可爱的那种,身材就更不用提了,有这么个听话的情人(或者说玩具)想必也是很多人的梦想。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以后AI技术成熟了,那小小完全可以作为性爱机器人的蓝本。
我送她回去的时候突发奇想让她给我在楼道里口,当时是4点多,她刚刚打电话让她老公去接孩子随时有回来的可能,加上她们住的地方没有电梯,所以楼道是必经之路,唯一的好处是她住倒数第二顶楼上面就两家人。我提出要求的时候她几乎没有多思考就“哦”的一声答应,然后牵着我向楼上的拐角走去,这里就没有门,也没有那种随时有人在猫眼里偷窥的感觉不过因为拐角的楼道墙壁是镂空的那种,所以还是很刺激。虽然刚刚已经操过她,但是此刻大白天在楼道里她给我口交还是让我兴奋得马上硬了起来。小小利用自己娴熟的口技加上时不时望向我的楚楚可怜的眼神,最多5分钟我就受不了了再次射了她满嘴。她照例一滴不剩的吞了干净。我回家之后晚上找她聊天,她还问今天有没有让我满意。我说很满意,她就表现得很高兴,还说一直担心没把我伺候好怕以后不要她了呢。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有点感动,有点可怜,还有点惊喜感觉自己捡到宝了。
后来几天我又把她找出来了几次提出各种要求,比如我要她穿个超短裙不能穿内裤,她就真的不会穿内裤。我们去看电影的时候我要扣她的逼,她就会坐过来迎合我的手指。我带她去商场的时候,甚至还把她拉到顶楼的男厕所里操她。我发现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也起了微妙的变化,她越是逆来顺受我就越想提过分的要求刁难她。她表现得越听话我就越想征服。相对的我越是对她发号施令她反而就更听话更依赖。举个例子,就好像有人送你一台8成新的高端矿机,虽说这台电脑你完全可以用来轻松吃鸡或者渲染视频什么的,但是最后你肯定是用来尝试各种不敢在自己电脑上尝试的极限操作,不会再老老实实的用这台机器写文章打游戏什么的了。而如果有人送你的是一台全新的哪怕是个性能中等的轻薄本,你估计也会珍惜一点使用的。也许这也是人类天性的一部分吧。
不过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有这么一个近乎完美的炮友以后我可以尽情发挥想象力并实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