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一日之内三操初恋,在三个地方口暴中出野战

一日之内三操初恋,在三个地方口暴中出野战
那天一早上我和初恋去看电影,就在初恋学校附近的电影院。那时还是穷学生嘛,因为那个电影院周二早上电影票半价,所以我们就起早去看电影了。电影是7点半开场,偌大的电影院里稀稀拉拉的也就十来个人吧。我俩的座位原本在中间,是看电影的好座位。但我一看电影院里没啥人,就拉着初恋往后坐,想坐最后一排。却发现有人捷足先登了,最后一排最里面的角落已经被一对情侣占住了。没办法,只好拉着初恋坐在倒数第三排另一侧的角落里。
电影开场没一会,我就没心思看电影了,黑暗中两手在初恋的腿上摸了起来。那时是夏天,我俩穿的情侣T恤,我下面穿的是宽松的休闲短裤,她穿的牛仔短裤,包裹着丰满的屁股露出白嫩的双腿。摸了一会腿,初恋也没什么反应,我觉得这不够过瘾,于是就开始主攻初恋的上半身。先是隔着T恤揉初恋的大奶子,这时初恋有点紧张,一边左右张望一边想推开我的抓奶手。但是我态度坚决,就是不拿开,初恋看了看其他人都在看电影,没人看这边,也就随我去摸了。揉揉捏捏不一会,初恋也来感觉了,她主动的伸出手,在我的裤裆处抚摸起来。黑暗中的刺激让鸡巴迅速的勃起坚硬,初恋似乎很满意它的反应,抬起手从我裤腰伸了进去,直接伸进内裤里抓住鸡巴轻轻地套弄起来。这刺激让我也更加大胆起来,稍微一侧身,面向初恋,两只手从初恋的腰间一起伸进她的T恤里面,两个大奶子连着薄薄的文胸都被我抓住。在我不停的揉搓刺激下,初恋还装作在看电影的样子,但她抓我鸡巴的力度却渐渐加大了。我抬头仔细一看,她已经微微往后仰着头,扭着腰,挺着胸,双眼微闭,分明是在享受这黑暗中的刺激。要说男人精虫上脑就什么都干得出来,我当时也是胆大包天了,趁初恋没注意,直接伸手解开了她的文胸,两个大奶子一下子从文胸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明显在我手中弹了一下。初恋一下子紧张起来,连忙抽回手,两手挡着胸前,左右张望,发现并没有人在看这边才放下心来,然后低声骂我想干嘛,找死啊。我没理会她的埋怨,一心在她身上摸索着,那种环境下初恋也不好怎么发作,只能默默忍着我的侵犯。又摸了一会,感觉她的戒备放松了,胸前的手也放下了,文胸松松垮垮的挂在胳膊上,两个大奶子自由自在的随意被我玩弄着,时而大力揉捏,时而撩拨乳头,能感觉到初恋在刺激之下身体逐渐变得火热起来。我抽出一只手摸向初恋的腿间,发现她双腿夹得紧紧地,好不容易才挤进两根手指隔着牛仔短裤在她的逼逼上扣弄。刚扣了几下,初恋就给了我回应,她伸出手再次伸进我的裤裆里握住了鸡巴,用力的套弄起来。
这样的刺激之下,我俩的欲火都已经难以压抑了。我在她耳边轻声问她去卫生间吧?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我一看她同意了,连忙拉起她就往外走,连让她穿好胸罩的时间都没等,挂在肩上就起身出来了。出了放映厅,往右拐,走廊最里面就是卫生间。这个卫生间是在电影院里面,针对放映厅里的观众的,商场里的人是进不来的,所以人很少环境也挺干净,一早上更是没人。我俩在卫生间门口观察了一下,没什么动静,我就拉着她要往男厕所那边走。初恋不肯,说去女厕所吧,然后拉着我进了女厕所,直接进去最里面的一个隔间。锁好门,我俩便抱在一起亲热起来,一边亲一边摸,我揉奶子她摸鸡巴。抱着亲了一会,我双手往下一压,初恋便顺从的蹲了下去,扒开我的短裤和内裤,一口含住坚挺的鸡巴舔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共卫生间里如此刺激,还是在女厕所里,那感觉太刺激了,再加上初恋舒服的口交技术,舔了一会就有点受不了了。我赶紧把初恋拉起来,缓和一下下半身的刺激,然后让初恋转过身去,双手扶墙,撅起屁股。初恋显然也是有经验,自己解开牛仔短裤的扣子,往下一扒,连着内裤褪到膝盖处,主动撅起丰满的屁股,早已湿润流水的骚逼正对着我坚硬的鸡巴。我抓着初恋的腰身,鸡巴顶在那淫荡的洞口,还没等我用力,初恋自己往后一坐,整个鸡巴便全根没入初恋那温暖湿润的肉穴里。本来我就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又看到初恋如此主动如此淫荡,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干。哪管什么公共卫生间,哪管什么有没有别人,抓着初恋的大屁股就是一顿猛操,两个人的肉体猛烈地撞击着,啪啪啪啪的,在初恋的大屁股上激起阵阵肉浪。没操一会初恋就轻声叫了起来,说我太猛了,轻点。我想大多数男同胞听到身下的女人说这话,只会操的更狠吧?我就是,更狠的干她,初恋被操的几乎都站不稳了。刺激的环境加上猛烈地抽插,没两三分钟,我已经感觉难以抑制的要射了。我问初恋可以射进去么,她说不要,今天不保险。最后关头,我猛地抽出鸡巴,拽着初恋肩膀把她转过来,叫她张嘴,初恋很配合的直接用嘴含住鸡巴,随着我下身一阵抽动,一股股精液直接射进了初恋的嘴里,直到全部射完,快感退去,我才从初恋的嘴里抽出变软的鸡巴。此时初恋也被呛得咳嗽起来。其实之前就口暴过初恋好几次了,初恋说我的精液味道好大好呛,是她尝过的里面味道最重的。后来想想,我这可能是因为欲望比较大,激素水平高吧。
爽完以后,我俩缓了一会,拿纸擦了擦,穿好衣服从隔间出来。回到放映厅的时候,电影还没结束,我俩就随便找了俩座位,装成好像迟到刚来一样,继续看电影。此时初恋却变得没有心思看电影了,主动抱着我的胳膊,把我的手夹在她两腿之间,还时不时的来回摩擦。我一看她这是欲求不满啊,仔细想想刚才我只顾着自己干的爽,她好像还没高潮。我小声问她,咋了,没吃饱么?她幽怨的说,那点哪够啊,五分饱最多了。我说那去开房吧,说完就要起身。她一下拉住我,说先别了,电影钱都花了,先看完再说吧,不过你可别摸我了,再摸就受不了了。于是我俩又老老实实看了一会电影,但是她一直抱着我的胳膊夹着我的手,手在她腿间也不可能一动不动,每动一下对她都是一个刺激,果然不一会她两腿又开始扭动摩擦起来。这哪还有心思看电影,我拉了拉她,示意她走吧,别看了。她想了想说别费钱了,去我家吧,家里应该没人。这不是我第一次去她家了,之前就去过几次,她父母也见过我了,但并没有明确表明态度,这是我心里一直不安的地方。我俩从电影院出来打车直奔她家,距离倒也不是很远,21块钱到家,还是比开房省钱。
一进家门,刚换好拖鞋,初恋便立马抱住我,我也回应着抱住她,两人像粘在一起一样,一边亲热一边往屋里挪步。她本来向往自己卧室走,但是却被我带进了客厅里,抱着她躺倒在她家墨绿色的大皮沙发上。正当我要为所欲为的时候,初恋却一把推开我,让我去把窗帘拉上。我这只好起身去拉窗帘,等拉好窗帘,回头一看,初恋已经开始自己脱衣服了。掀T恤,脱胸罩,解扣子,拉拉链,扒内裤,一连串的动作流畅自然,尽显风骚妩媚,看得我瞬间就硬起来了。我也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自己,走到沙发边,分开初恋的双腿,整个人压在她身上,用力一顶,将淫枪再次探入秘穴深处。在自己家里初恋就比较放的开了,刚一插入便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双手紧紧搂着我,双腿张开迎接着我的抽动。
这样干了一会,初恋似乎有些不过瘾,便叫我坐起来,让她在上面。我坐好后,初恋跨过我的身子,双膝跪在沙发上,一手扶着我的肩膀,一手抓着我的鸡巴,对准湿漉漉的洞口,缓缓地坐了进去。享受着被鸡巴充满的感觉,初恋尽情的在我身上扭动起来,时而前后摇晃,时而上下起伏,而我则专心的玩弄起她的大奶子,嘴巴舌头左右两手,轻咬舔舐揉捏抓挠,不放过她胸前每一寸肌肤。在上下双重刺激下,初恋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继而变成肆无忌惮的浪叫。骚吗,我骚么,喜欢我骚么,我是骚货,操我,啊,爽,老公操我,操骚货,操骚逼,做爱好爽,操逼好爽,啊啊,老公鸡巴好硬,爽死我了,我是你的,都是你的,我骚,玩我操我,老公,啊,我奶子骚么,骚么,喜欢骚的么,操我玩我,吃我奶子,我是骚货,我是你的骚货,给我鸡巴,你的大鸡巴,大鸡巴干我,干我骚逼,对,干我操我,就喜欢你干我,嗯嗯,我是骚货,啊啊,我叫的骚么,爱听么,喜欢骚货么,骚货给你操,给你玩,啊啊,操,太爽了,爽死骚货。
随着初恋的阵阵浪叫,她扭动的越来越激烈,上半身紧贴在我身上,两个大奶子压在我胸口,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用大腿和腰部带动着大屁股用力地上下耸动。我也配合着初恋的节奏,用双手抓着她的屁股,辅助她的动作,让她能够被插的更深更快更爽。就这样操了十几分钟,初恋快要没劲的时候,高潮终于到来。初恋啊的一声,然后咬住的肩膀,双手紧紧地抱住我,双腿加紧,全身紧绷,能感到她的阴道一跳一跳的收缩着,随后全身一阵颤抖,整个人瘫软在我身上。初恋此时是又累又爽,但是我还在兴头上,怎么能轻易放过她呢,浑身无力的时候正好任我摆布。我翻身把她仰面趟放在沙发上,抱起初恋两条腿,一条腿挂在沙发靠背上,另一条搭在茶几上,两腿之间是刚刚高潮还没合上的骚逼,带着两人的淫水,鸡巴轻松一插到底。初恋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呻吟着,胸口的两个大奶子随着肉体的碰撞如波浪般起伏摇晃着。要说还是女人耐操,明明刚刚才高潮,此时初恋又不自觉的开始迎合起鸡巴的抽插了,双腿主动张大,双手玩弄着自己的奶子。看初恋慢慢缓过来了,也有点力气了,我提议换个更刺激的地方吧。初恋问哪里?我说找找看,说罢就把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两个人赤身裸体的在屋里走来走去,一个鸡巴坚挺,一个骚逼流水,在屋里转了一圈,最后我带着初恋进了她父母的卧室。初恋一下子就不好意思起来,连声叫我太坏了,不行,被发现就完了。不过话没说完就被我按倒在父母的床上,全身压上,两腿一分,鸡巴一顶,任她再怎么叫也只能乖乖被操了。在大床上做爱就比较惬意了,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可以轻松的掌握抽插的节奏,两手也可以尽情的揉捏初恋的奶子。初恋似乎很好不意思,扭着头不敢直视墙上的父母结婚照,呻吟声也收敛了许多,只是被动的被我玩弄着。乘着抽插的兴头,我问她有没有看过父母做爱。她说看过,还不止一次。原来她小时候,大概8,9岁以前吧,父母在家里做爱很频繁,而且不怎么避讳她。当然,不是说当着她的面做爱,这个从来没有。有时候她在客厅看电视,父母把卧室门一关就搞上了,以为电视声音大,她就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还有时候她在卧室睡觉或者干别的,父母就在浴室里搞,有两次弄得她想上厕所都没法上。次数多了,难免有被发现的时候。初恋说有一次她爸出差半个月才回来,她特别想爸爸,晚上非要抱着爸爸睡。半夜时候,她迷迷糊糊的被吵醒了,看到卧室门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缝,客厅灯亮着,从门缝里看过去,父母正在沙发上抱在一起。那时她也不懂啥是做爱,印象最深的是她妈当时下半身光着,露出屁股骑在爸爸全裸的身上,上身却穿着平时穿的银行制服。长大以后初恋才知道这是制服诱惑,当时她还以为父母在加班呢。后面还有几次被她发现父母做爱,不过等她长大,父母就收敛了,也可能是激情减退了。果然,阴道是通往女人内心的通道,你把女人操爽了,她才肯跟你走心,才肯和你说实话。一边在初恋父母的床上操着初恋,一边听着初恋的讲述父母做爱的事,也是特别刺激的感觉。我不光感到鸡巴越来越硬,也感觉身下的初恋越讲越兴奋。两个人的对话越来越淫荡下流,越来越粗俗狂野,如果都写出来的话,实在是有点伤风败俗,太对不起她父母了,这里就不说了。
最后两个人都说不下去了,卧室里充斥着床板的吱嘎声和初恋的浪叫声。此时就算给我一万块钱,我也不想从初恋身体里抽出鸡巴,只是想努力进入更深。初恋也是手脚并用缠绕着我,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一阵疯狂的抽动后,终于,整个卧室安静下来,只剩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最高潮过后,两个人疲软的抱在一起,下身依旧深深的交合在一起。这倒不是我不想拔出来,而是怕一下子流出来弄湿床单可就麻烦了,味道大就算干了也容易被发现。然而此时我感到鸡巴正在慢慢变软,再过一会就要被挤出来了,更尴尬的是周边也没有纸巾之类的东西可以擦一下或者挡一下。这时候初恋急中生智,让我搂着她的腿,慢慢的把她屁股抬起来,就像黄片里那种快要把女人对折起来的姿势,这样逼逼朝上然后再拔出鸡巴精液也不会流出来了,等我拿来纸巾她再把腿放下来。这也算是一个意外小插曲吧。
上午这一顿折腾过后,已经是11点多了。我俩收拾好屋子,锁好门,在小区附近随便吃了点快餐。然后我把她送回学校,我也会自己学校,下午还得上课呢。本以为今天也爽够了,就到此为止了。然而下午5点多的时候,初恋给我打电话,问我吃饭了没。说是她闺蜜交了新男友,邀请我俩吃饭,见个面认识一下。今天累了一天,我本来不想去的,但是初恋说自己一个人去当电灯泡多难受,还要被闺蜜笑话的。诶,没办法,只能陪着去了。
初恋和她闺蜜各自在不同的大学,但是两个大学是门对门的,只隔一条小马路,而且是一文一理。我们就在学校附近的商场吃的饭。吃饭过程没啥可说的,就是女人间相互拉拉家常俩聊八卦秀秀恩爱晒晒幸福,主角是初恋和闺蜜,我和那男的都是陪衬。不过,女人间勾心斗角也是挺有意思的。我初恋是丰臀丰乳型的,于是就穿了件圆领连衣裙,遮肉漏胸,而闺蜜是清纯纤细型的,胸肯定是没有了,就穿了件小短裙,再配上小高跟鞋,疯狂秀腿。这番明争暗斗也不知道是为了啥,只能说女人的世界太复杂。
吃完饭出来已经快10点了,俩俩告别,初恋说她吃多了,想走一走溜达溜达。我就陪着她闲逛,不知不觉走进了附近的另一所大学。这大学比初恋和闺蜜的大学都要大,环境也要更好。平时我们来过好几次,不过这次来得晚,校园里没多少人走动了,只有三三两两的情侣分散在校园的角落里亲亲我我。不知道是喝了点酒的原因,还是初恋的打扮太吸引人,看着初恋领口处雪白的奶子和深深的乳沟,上午的一幕幕再度浮现脑海,内心瞬间又被淫欲占满。我拉着初恋走进一处建筑的死角,观察一下,三面是墙一面是爬满植物的栏杆,周围也没有什么灯光,只有路灯从栏杆缝隙里透出一些,在晚上应该很难从路上看到里面。初恋也明白我的意思,在检查了周围的环境后,两个人迅速的拥吻在一起。拥抱接吻摸胸掏鸡巴,一样的过程不一样的环境,刺激也不一样。这次没等我说,见我掏出鸡巴,初恋主动转过身去,扶着墙,撅起了屁股。我掀起她的连衣裙,扒下她的内裤,鸡巴对准洞口一插到底。毕竟露天,我俩也不敢太过放肆,我轻轻的抽动,初恋努力憋着呻吟,只有肩膀挂着的包包晃来晃去的,一时间真有一种偷偷摸摸干坏事的感觉。操了也就几分钟吧,初恋就有点受不了了,很小声的说她腿软,心跳的好快,好紧张,手在抖。虽然以前渣男也曾在外面操过她,但是野战的刺激就在于那种可能被发现的紧张感和羞耻感。又操了一会,初恋已经不行了,问我怎么还不射。然后就不让我操了,要给我口出来。当时初恋手里夹着包包衣衫不整的蹲在墙角给我舔着鸡巴,我心想要是被别人看到了,还不得报警啊。不过,可能是因为上午已经来了两发的缘故,初恋舔了好一会我也没射,眼看时间越来越晚,初恋也着急了,没办法只能再次撅起屁股,让我赶紧操射出来。初恋的口交还是有作用的,这次插进去没两分钟就想射了。我也没控制,抓着初恋的屁股,鸡巴死死的顶进最深处释放出亿万子孙。
一天下来,一次口暴两次中出,我还挺怕初恋怀孕的,还好运气不错没有中标。不过初恋一直月经也不太规律,大姨妈量也是忽多忽少,之前被渣男操没怀孕过,即使我们分手后几年过去了,直到我们彻底断了联系为止,她也没怀孕过,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身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