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我和我女友的亲密经历

我和我女友的亲密经历
  我和女友已经交往两年了。 女友是某个医院精神科的医生,当初我因为抑郁症被辅导员送进医院,于是认识了她。 她比我小两岁,94年生的人,1米63的个头,50千克的体重,总之身材一般,不算胖也不算瘦,抱起来比较丰润。 

  我们谈恋爱的事情就不赘述了,总之很巧合,我出院后半年我们就确定了关系,然而直到一年后我才能跟她上床,因为她前男友一直跟她纠缠不清。 

  说来也可怜,我单身到快三十岁了还没碰过女人,女友呢,十八岁高中毕业就开始跟她前男友在一起了。 可以说我还没有吻过的红唇香舌不知道被渣男品尝了多少次,我还没有进入过的桃源不知道被渣男的大鸡巴抽插过多少回,直到她被渣男玩腻了肏够了,渣男出轨了找了新的对象准备结婚,她伤透了心,她还舍不得离开渣男。 

  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沉迷于她的性情,迷恋她的温柔,容忍她的一切,甚至自欺欺人以“朋友”的身份陪她去渣男家里闹事。 都是冤孽,我馋她身子,想要个女人。 

  其实以她的条件来说其实挺好的,211临床毕业、三甲医院的事业编医生,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二一一的小硕罢了,工作都还没有着落。 她爸妈是国企职工,我爸妈是农民。 我又矮又黑又胖又自卑又沉默,她阳光开朗又自信,加上我们缘分的开始就是她当医生我做病人,所以我一直处于弱势。 

  去年夏天她几次千里送逼上门,又带着泪痕回来后心灰若死,我则每次上门安慰她。 最后一次我提着在荆州老家我爷爷辛苦养的土鸡进她家门,为她烹饪熬汤,她突然出现在厨房。 

  “等会儿哈,马上就好。 ”我说。 

  话没说完,我突然感觉身上一紧,一股芬芳萦绕鼻尖。 她包住了我。 

  “爱我,哥。 ”她轻声道。 

  我心猛的狂跳起来。 二十九年来,第一次有女人这么抱我,第一次有女人这么跟我说话。 我僵硬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干脆的关掉厨房的火,把我拉到了她的卧室,进门就对我亲了过来。 

  唔,好甜,居然没有任何臭味诶,不行不行,我还没刷牙呢。 这是我唯一的想法。 

  “等会,我去洗洗。 ”我支吾道。 

  她没有说话。 就是抱住我滚到了床上。 她衣服早已脱掉,就剩下一条热裤和乳罩。 

  去他妈的洗洗。 我咽口唾沫,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得只剩条短裤,扑了上去,很快,我们都赤裸相见。 

  尴尬的是、我虽然在小电影里学到了丰富的理论知识,但是实践操作上却是个小白,在临门一脚的时候,居然紧张得说话都发抖:“从哪里进去啊?”

  她狠狠瞪了我一眼,岔开双腿,用手抓住我的把柄引导我入内。 那一瞬间,我听到了她满足的叹息,感受到了温润的紧致。 一番用力耕耘后,我终于在她体内一泄如注。 

  俗话说,通往女人心最近的通道就是阴道。 之前不管我怎么关怀她,我都只是朋友,哥哥,而在我解决处男身,在她身体里发泄后,我跟她的关系越发亲密,她似乎也从前一段感情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彻底投入了我的怀抱。 她下班我去接她,调休她来我学校玩,我们互相介入彼此的生活,甚至满怀希望的尝尝讨论结婚的幸福生活。 

  性永远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刚交往时候,我在聊天时候稍微开一点黄腔她都生气不已:“我不是外面那些卖的下贱女人!”闲聊时候告诉我:“我的底线就是不能给你口,你知道吗?”

  然而几个月后,一次意乱情迷之时,我突然扳开她双腿对着桃源又吸又舔,然后央求她给亲亲我鸡巴时候,突然发现她樱唇悄然含住我的龟头,温柔地又舔又吸,媚眼如丝。 我舒爽得要飞起来之余,不由得心头咯噔一下,这似乎太熟练的样子啊……她的底线,就是那么容易打破的吗?我就随口央求了几句,就为我破了?

  后来我在亲密时候问过,“你跟你前男友做过几次?”

  “记不清了,大概有一百多次吧?”

  一百多次!我嫉妒得发狂。 我跟她相处了一年多,各种知心哥哥各种知心朋友,各种陪伴,方才得到她几次垂怜,那个高中没有毕业,只是电子厂厂狗的尖嘴猴腮男子,居然得到了她一百多次?

  “你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十八岁,高考结束后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唱歌,他打电话叫我出去,然后就在宾馆里要了我。 那天我疼死了,流了好多血。 ”

  我心恨若死,我每次心疼不已,连重一点动作都不敢做,见她挑眉我就停步,听她呻吟我就询问,结果我这么百般宝贝的女朋友,在十八岁时候就被人那么残忍的破了?

  因为女朋友怕怀孕,所以就是安全期也逼我戴套,有次我问她“你以前做的时候,他戴套吗?”

  “偶尔也戴啦。 ”

  什么?_?老子每次戴套。 就是不忍她承受风险和担忧。 结果他喵的以前只是“偶尔”?于是我也各种耍赖,除非是危险期坚决不肯戴套了,而她似乎欲望越来越强,前几次还要求我出去买,后面碰到危险期我想出去卖,都被她缠着不准出去了。 

  我特别喜欢被她口。 所以也问过口相关的问题,“你跟他口过吗?他射你嘴里过吗?”她说没有过,并罕见的发怒说永远也不准我射她嘴里。 

  我心里知道一些,但是没办法,人生就是那么无奈,我也不是太纠结的人,所以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再说她条件那么好,一直有人在追她,所以我紧迫感很强,除了日常哄好她外,就是抱着“日久情深”的想法,能多相处就多相处。 

  最近给我印象最深的两次,一次是在我学校。 当夜我们导师组开会,几个同门和我都导师骂得狗血喷头,本来约好跟她七点半在银泰创意城吃饭的,结果我出院门时候已经九点了,一出门,就看到穿着及踝米色长裙,红色外衣,挽着头发的她蹲在院门口的台阶上。 我的心瞬间融化了。 

  “你怎么才出来。 ”她娇嗔道,“你害我都饿了好久了,我要好好惩罚你。 ”

  “你是想吃我的大鸡巴了吧。 ”我低声道。 

  她死死掐住我的腰,让我忍不住冷吸一口气“饶命饶命,娘子我错了。 ”几个郁闷的同门看到我们调笑,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女友这才注意到他们,落落大方的跟他们打了招呼。 我不由得拿她跟几个师妹做了比较,发现还是我女友好看很多。 有一种别致的味道,成熟的韵味,通俗一点的说法叫——骚。 而几个师妹都有浓厚的书卷气,学院风比较浓,当然我也是书呆子啦。 

  我们手拉手离开灯火璀璨的院门后,我们已经隐没到树林的黑暗中,我突然诞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拉着女友就往林木深,比较荒僻的地方走。 

  “你饿了吧宝贝,快吃我。 ”我坐在石凳上,用力抱住挣扎的女友就是不放,“我也饿坏了,满足我好嘛,求求你了。 ”

  “你这死鬼,有人。 ”女友左右鬼祟看了一下,用力推拒我的胸口,“你这变态。 就这么想你老婆被人看到吗?”

  “我不管,我就要。 ”我不依不饶。 终于还是我女友妥协了。 她坐到我大腿上,抱住我脖子缓缓坐下。 

  “你还装纯呢,里面都是水,哼哼。 ”我得意的咬着她耳朵道。 不一会儿,她就开始低声喘息起来。 突然间,不远处的小道上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我们吓得紧紧抱在一起不敢动分毫。 等到人走后,我们这才重新开始。 最终我们都攀登到顶点时候,紧紧搂着足足颤抖了一分多钟才松开彼此,而这时候,我的大腿早已经湿透。 

  还有一次记忆深刻的亲密接触是寒假再她家。 当时已经快过年了。 我跟他弟弟睡,她跟她妈睡。 早上她弟她妈都起来去赶集后,她才偷偷摸摸钻进我被窝,抱着我就是一阵狂吻:“操我,哥,操我。 ”她带着呜咽道。 

  我挺枪而上,一番努力后,终于将她送上巅峰,看着她脸红红的,体会着她下面对我又夹又吸,突然间外面传来敲门声:“门怎么反锁了?”

  我擦,这不是已经去赶集的她弟她妈么?她还沉醉在巅峰中不可自拔,而我也在将射未射的临界点,心一狠,用力搂着她加速了抽插力度,猛然发射在她体内。 

  外面敲门声终于惊醒了迷醉中的女友,她根本顾不得我的鸡巴还在一抖一抖的发射,直接推开我火速穿好衣裤狂奔出门,甚至地板上还能看到我的精液从她体内流出来的痕迹。 我估计她从来没有这么快穿衣过。 她佯装镇定的开门,跟她妈和她弟说话,她妈狐疑着看了眼绯红面色的她,自顾自去取钱包了。 

  “完了完了,我被发现了,没脸活了。 ”女友捂着脸哭道。 对我又打又怒。 怪我不该在早上肏她。 我也吓得要死,但是心一横,发现我肏了你女儿又如何?如果敢凶我我就不对你女儿好了,哈哈。 这么一想,胆子就壮了。 

  果然她爸妈没有对我如何,态度反而更热情了几分,只是我和女友去哪里都有她弟跟着,我去睡个半小时的午觉她妈妈都要从地里回来三次,要么是拿油纸袋要么是拿指甲钳,借口拙劣的很,再无跟女友单独相处的机会。 

  好啦,今天先写到这里。